您現在的位置: 淘寶香港 >> 生活頻道 >> 文化 >> 文化大話堂  >> 正文

跟着唐詩宋詞去旅遊:古寺今何在 流水尚能西

qi.hg66668.top 來源: 人民日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浣溪沙

蘇 軾(宋)

  遊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昔日蘄水,今謂浠水;昔日蘭溪,今謂浠水河。而千年前蘇軾探訪的清泉寺,早已不復存在,但其所在地仍沿用舊名“清泉鎮”。

  1984年,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政府在古清泉寺舊址上修建了聞一多紀念館,以紀念這位出生於浠水的愛國志士。不過,只要細心尋覓,在紀念館的前門、後院,依然可見清泉寺的舊跡。館前廣場上,矗立着聞一多銅像,若走近銅像瞻仰,可要小心腳下。一塊不及瓷磚大小的長方形井蓋下,隱藏着清泉鎮與清泉寺賴以得名的清泉井。井蓋上刻有“清泉井”三字,並標註了其悠長的“年齡”。若蹲下身來,從井蓋上的洞口向裏凝望,可見深不可測的井水和井壁厚厚的青苔。據史料記載,唐朝貞元六年,佛教徒們選中此地建寺而掘井,見井水清澈而甘甜,取名“清泉井”。清泉井前方不遠,有一處水池,名為“羲之墨沼”,相傳為王羲之洗筆池。全國各地,王羲之“洗筆池”並不鮮見,書聖王羲之到底是否到過浠水已難考證,倒是蘇軾自述《浣溪沙》寫作背景的一段話,成為此處“羲之墨沼”的典故來源。蘇軾寫道:“寺在蘄水郭門外二里許。有王逸少洗筆泉,水極甘。”

  宋代以來,清泉寺屢毀屢建,如今在紀念館的後院中,只保留着一塊白色大理石匾額,成為“清泉寺”最後的遺蹟。縣誌記載,元末至正十一年,農民起義領袖徐壽輝率“紅巾軍”起義反元,駐兵蘄水。明洪武年間,清泉寺在原址復建,至清代遭火災又受損毀,同治年間復建,但未恢復舊觀。再後來,清泉寺做過學堂、倉庫,最終坍塌。

  滄海桑田,就連寺外風物,也早非昔時模樣,唯有河水西流,一如往昔。

  當年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任黃州團練副使。雖有官銜,但仍是戴罪之身,薪水很少,就連維持日常生活都很困難。不得已,蘇軾一家必須親身耕種,才能勉強温飽。元豐五年春,蘇軾到離黃州東南30裏地的沙湖再買些田種,沒想到看田回來後,便患上了左臂腫痛的病,一直難以治癒。幸虧蘄水縣尉潘鯁向他推薦了蘄水名醫龐安常,經龐安常治療後,蘇軾的症狀大有好轉,心情也大好,便與龐安常結伴同遊清泉寺。

  蘇軾看到清泉寺外,蘭溪之水可以西流的奇景,觸景生情,寫出了“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的千古名句。中國的地勢特徵是西高東低,所以“一江春水向東流”才是常態;而蘭溪也就是浠水河流經此處時,發生了幾次大轉彎,因此在部分河段出現了“河水西流”的現象,今人看來並不神奇,但在詩人眼中,便觸發了獨特的人生感悟。在最失意時,卻充滿希望之光;在最坎坷時,卻曠達超脱、隨遇而安。難怪人們説,被貶黃州,是蘇軾思想、文風的重要轉折點。著名的《定風波》也是寫於此時,從沙湖看田歸來遇雨,旁人沒帶傘都覺得狼狽,只有蘇軾漫步徐行,且吟且嘯,快活自在:“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隨着時間的流逝,一些古建築也許早已消失不見,而詩人的精神,卻歷千年而不朽。

(來源:人民日報;記者 田豆豆)

相關新聞
千古風雅裏的當代文化認同

故宮的“千古風流人物——蘇軾主題書畫特展”從9月1日正式對公眾開放以來,參觀熱度居高不下。今年是故宮600週年大慶。值此契機,舉辦蘇軾主題特展,可謂匠心獨具。作為故宮歷史上首次舉辦的蘇軾書畫特展,本次展覽圍繞蘇軾這個關鍵詞,分“勝事傳説誇友朋”“我書意造本無法”“蘇子作詩如見畫”“人間有味是清歡”等4個板塊,展出了78件套文物精品。其中,既有蘇軾...

瘟疫:詩人的千年之痛

瘟疫:詩人的千年之痛(下)   □馬琳   瘟疫,是我們的祖先曾經面對的災難。作為時代最敏感的觸鬚,詩人在瘟疫中行經,行經於生死存亡之際,行經於愛恨情仇之間。瘟疫,也被他們寫進詩文裏,或簡或繁,或隱或現,留與千百年後的我們,在字裏行間讀取那些痛楚。   壹   蘇軾...

專家掲祕蘇東坡謫居廣東惠州時的“思想轉型期”

“東坡被貶惠州是他本人的不幸,但卻是上蒼賜給惠州人民的禮物。”11月23日至25日,在廣東惠州舉行的“2019廣東旅遊文化節暨第十屆(惠州)東坡文化節”的40多項活動,基本上融入了東坡元素。對此,中國蘇軾硏究學會常務理事、廣東省蘇東坡文化研究會名譽會長、惠州市東坡文化協會名譽會長楊子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感慨地講述了自己研究蘇東坡文化的情懷,並掲祕了蘇東...

蘇軾的最後一箇中秋節和《渡海帖》

“涼天佳月即中秋,不須以日月為斷也。”假如不是那場意外的熱毒,元符三年(1100年)的八月就不是東坡先生的最後一箇中秋節了。   這年5月,新登基的宋徽宗大赦天下,63歲的東坡先生的貶所往北挪了400多公里,從海南中部的儋州移到了廣西南端的合浦縣。這段距離雖然短,但終於是...